9游会-(中国)

全球移民热线 13594780086
媒体专访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专访

9游会欧洲移民政策争议折射“道德盲点”

2024-02-02 00:31 作者:小编 浏览:

  9游会谈到欧洲各国的移民政策,英国一直以其严苛的移民政策和执行力度受到非议,且每隔一段时间,随新移民政策出台,各种议论更是甚嚣尘上。针对欧洲的移民政策问题,学者从社会、经济等角度进行了多方面的讨论。近日,英国伦敦城市大学(City University London)高级讲师马里乌斯·卢迪克(MariusLuedicke)从“道德”角度解析了该问题,他在“对话”官网发文表示,以英国为例,那些担心新移民并希望收紧移民政策的人们,并非是人们所认为的“偏执狂”,而是在面临移民问题时,他们表现出了一种“道德盲点”(moral blind)。

  移民及其后代与当地社会的“融入”问题,一直是学者和公众关注的焦点。但长期以来,媒体和公众主要关注的往往是种族主义、仇外心理(xenophobia)、宗教缺乏包容性等问题,在如何理解移民与当地居民的关系以及由此呈现出的更多社会道德问题上,研究较少。

  卢迪克认为,政府、主流政党和当地居民,通常担心的是新移民将与其共享当地有限的公共空间和福利待遇等问题,因此,在自身的担忧和舆论的压力下,政府和当地居民往往会对新移民采取相对激进的态度。

  为了解奥地利当地居民对移民的态度,移民又是如何在当地进行商品消费并服务当地社区等问题,卢迪克进行了7年持续的实地调查。研究发现,20世纪60年代,土耳其工人作为移民到达当地时9游会,开始在当地消费、购物,并与当地人形成一种商品交易的关系,当地人起初认为这些土耳其人只是为了工作和赚钱,并非奥地利社会的真正组成部分,认为这些移民是独立于他们的群体。但70年代后,当地移民法进行了改革,这些土耳其工人能够在奥地利更长时间居住和工作,甚至可获得奥地利国籍,享受当地政府的一些扶持和优惠。当地居民才开始意识到,他们与土耳其人之间不仅仅是一个平等的、互惠互利的商品交易关系,这些新移民有了自己的社区甚至权利机构,当地居民感觉到了威胁。

  卢迪克说,这些变化发生之后,当地居民和移民都开始考虑“公平”等问题,一些全局与局部的社群之间的道德问题也难以避免,两者之间的“道德鸿沟”慢慢出现,源自文化、宗教、经济的各种冲突便逐渐产生了。当地居民对待新移民的态度,难以避免地被一些狭隘的“道德盲点”所“绑架”。

  美国社会学家、心理学家艾伦·费斯克(AlanFiske)曾综合了社会学、社会心理学和文化人类学的理论与研究发现,提出了一种系统的社会关系模式:一是共享(communalsharing),由团体成员共享情感与资源,不分彼此;二是权威排序(authority ranking);三是对等互惠(equality matching),双方平等9游会,强调对等回报与交易的平衡;四是市场定价(marketpricing)。卢迪克的研究依循了费斯克的理论,他认为,这些社会关系模式尚未建立或一旦遭到破坏,当地居民与移民之间便会出现道德失衡,引发社群关系的紧张。卢迪克表示,因上述方面的不平衡9游会,当地居民与移民往往难以重新配置他们之间的关系,因而会造成一种道德上的焦虑,而这种紧张感,可能就是影响移民政策的“道德因素”。

  显然,当地居民有意识或无意识地歧视新移民,是一个道德问题。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意识到,歧视是错误的,但问题是,不管是公众还是政府,都难以处理这种“道德盲点”所带来的社群矛盾,新移民与当地居民的融入问题,一直是这些国家需要重点解决的社会和文化问题,并且是全球移民在移民过程中所面临的共同挑战。

  卢迪克认为,承认这些道德认知上的失误,可以缓解矛盾,并找到解决方案。比如,如果当地居民有意愿调整自己对新移民的期待和看法,愿意让出部分利益来促进新移民群体的成长和繁荣,那么紧张的移民问题、种族关系可能会得到缓解。然而,卢迪克同时表示,当地居民对新移民的焦虑将始终存在。例如,在英国,往往穷人比富人乐意生更多的孩子,一些经济基础相对薄弱的移民群体来到英国后,通常会生育更多孩子,长此以往,新移民群体会越来越庞大,而这会进一步加剧当地居民对新移民的焦虑感。因此,当地居民即使意识到歧视是错误的,但“道德盲点”也难以彻底消除。

  卢迪克说,政客们往往关注与选民之间的关系,就需要更好地理解当地居民对移民的态度和期待,因此,为投其所好,一些政党会出台激进的限制移民的相关政策,并成为其成功竞选的策略和筹码。

  然而,卢迪克表示,长远来看,移民和当地居民必须形成一股凝聚力,以共同合作的方式一起成长,包容不同的文化元素,通过积极的文化变革和道德上的认知转变,超越狭隘的种族主义,创立更加开放、公平的规则,相互尊重,才能真正地解决移民问题。政府可以从更积极的视角思考移民政策,而不是一味地“收紧”,要意识到解决问题的根本在于逐步清除“道德盲点”。